安第斯空难奇迹:政府放弃救援13位幸存者靠什么苦熬了72天

1972年10月13日,乌拉圭某橄榄球队前往智利圣地亚哥参加比赛。他们乘坐的乌拉圭空军571号班机在安第斯山脉因遇上乱流,偏离航线撞山,机身断为两截,

在这次事故中,有13名幸存者奇迹般存活下来,他们在无人居住的寒冷山区中艰难生活了72天,最终翻山越岭走出山区才获救。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1972年10月12日,乌拉圭业余橄榄球队老基督教徒队将于第二天复出到智利参加比赛。因为他们承包的客机中还有十几个空座,队员便纷纷邀请自己的亲朋免费乘坐飞机前往智利,想着让亲朋们见证自己在赛场上的神勇发挥,为自己喝彩。

10月13号,客机从卡拉斯科国际机场起飞,在阿根廷上空的飞行路径上遭遇恶劣天气,飞机被迫停在阿根廷门多萨过夜。这时,机长明确告诉飞机上的45名乘客,“想直接飞越安第斯山脉的最高峰已经是不可能了”。

于是5名机组人员研究出了一套新飞行路线。即飞机从门多萨向南飞行,平行于安第斯山脉飞行,然后向西面飞,低空飞行,越过山脉,经过智利的库里科,最后向北到达圣地亚哥。航班恢复后,飞机按照新的飞行计划先飞过了山区。飞行员随后与圣地亚哥的空管员沟通并得到降落的许可。

可这套新的飞行方案是存在巨大隐患的。飞机在强逆风飞行时会降低飞行速度以及西面到圣地亚哥的距离实际上是比想象中得更远,这些机组人员忽略的问题也为后来的发生的事故埋下了伏笔。

在被层云覆盖的上空还平行山脉飞行,在那个几乎完全靠人工驾驶的时代,飞行员想安全转向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他们接近智利边境时,飞机被4200米高的一个没有被探索过的山脉擦到,右翼被折断,巨大的力量又使机身后部出现大洞。飞机开始失控,接着撞向了第二座山脉,飞机左翼也被折断,只剩机身在空中滑行。左翼断开的螺旋桨在空中将机身切碎,机身砸向雪地,最终在U字型的雪山中飞机残骸缓缓停下。

考虑到飞机残骸的撞击力度,只有12人当场死亡,这也算是奇迹了。然而,情况并不乐观,寒冷成了剩下的幸存者的第一个死神。第二天早上,又有5名幸存者被严寒夺走了生命,其中就包括这批乘客中唯一的医生。

不知道在哪里、许多幸存者受伤、食物很少、没有适合该地区的防寒的衣服、鞋子、防止雪盲的登山护目镜和缺少医疗用品……这就是当时幸存者面临的情况。而且,他们没有向命运屈服。

没有护目镜,24岁的幸存者阿道夫,就利用驾驶舱的遮阳板做出了简易的太阳镜,防止眼睛受到太阳光的伤害。没有医疗用品,两名幸存下来的医学生就用飞机的碎片残骸制作成治疗用的夹板和绷带。

此时,飞机的坠毁已经受到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包括智利、阿根廷等三个国家一起组织参与了对失踪飞机的寻找。由于飞机的残骸是白色,融入到雪中在空中看不到。而且试图用口红写SOS进行求救的行为也是徒劳。多次搜救无果,最初的搜救于八天之后取消了。

幸存者从飞机残骸里找到了一架小型晶体管收音机。通过这个收音机,幸存者们首次听到了搜救行动已经被放弃了的消息。绝望瞬间笼罩了剩下的幸存者。

这时只有一位年轻的幸存者古斯塔沃·尼科尔里奇没有向绝望屈服。他向其他人大声地说:“这是个好消息。”然后用坚定的语句回答了其他幸存者向他投来的难以置信的的眼神:“因为我们要自己离开这里!”

当时幸存者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已经没有食物了。在飞机坠落之初,食物就严重不足。他们只有几块巧克力、什锦点心和几瓶红酒。坠机后的几天里,众人将食物分成很少的量,以免把他们微薄的补给用尽。

然而,尽管幸存者们将食物分配得十分严格,但是他们的食物还是迅速地减少。在白雪皑皑的山上,也不会有天然植物或动物存活。在这种绝境下,他们不得不开始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是否要吃掉死去同伴的尸体。

最终他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以死去的同伴的尸体作为食物。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大多死难者都是幸存者的亲密的朋友和同学,甚至是父母。这些虔诚的天主教徒,把这个行为当作是另一种信奉信仰的仪式。这样想,终归还是给幸存者们带来了一点心理安慰。

祸不单行,10月29日,一场雪崩席卷了幸存者们的营地。第一个提出幸存者们要靠自己走出雪山观点的人——古斯塔沃·尼科尔里以及橄榄球队队长马塞洛·佩雷斯等8人死于这次雪崩。

在被埋在雪里的几天里,幸存下来的少数人当中的最后一位女人莉莲娜·梅索尔死去。剩下的幸存者们害怕自己窒息,于是有人就用一根长长的金属杆在雪地上戳一个洞。尽管遭遇了更多的不幸,剩下的人仍以绝望的决心坚定地活了下来。

很快,他们决定,必须先让一些人离开营地以便去寻求外界的帮助。因为,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么他们在这无人探索的偏远雪山中就永远不会有获救的希望。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幸存者中一群最能干的人被挑选了出来。他们得到了当前剩下的最好的食物以及最温暖的衣服,然后开始了绝望的远征之路。营地西边,是一侧的山群,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山峰,没有任何山地装备的小分队似乎无法通行。

于是他们决定向东前往阿根廷。在东边的山上,他们在那里找到了飞机的尾部,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新进展。

他们回到了坠机现场的朋友们身边,说出了这个令人绝望的消息。“如果想要生存,就必须征服西边的群山。”征服西边的群山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晚上的寒冷。西边的山都太大了,一天之内难以完全探索,如果天黑之前,他们还在营地之外,那么寒冷足以杀死他们任何一个人。

精疲力尽的男人们只能制作临时睡袋,并由橄榄球运动员罗伯托·卡内萨、南多·帕拉多和丁丁三人组成新的远征小队,去探索未知的地方。夜晚,当他们三人用临时睡袋在西边的山中休息时,他们才意识到将自己暴露在这寒冷的空气中而死亡的可能性似乎很大。他们就这样在忐忑中过了一整晚。

当黎明破晓时,他们发现自己还活着,并且可以继续前行。第三天,虽然他们的食物和氧气都已经快用光了,但他们三人已经登上了山顶,看到了山下远处的绿地。于是,他们让丁丁用简易雪橇回飞机废墟那里拿食物和氧气,然后才开始下山。

在他们艰难地跋涉了九天之后,帕拉多和卡内萨倒在了一条河边。突然,睡眼惺忪的卡内萨看到对面河边有一个人骑着马。卡内萨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于是向对面的人招了招手,得到了对面人的回应。

由于河太宽,河水的的喧闹声又大,卡内萨他们无法向男人解释他们的困境,但是骑马的男人用手势表示第二天还会来到这里。

于是,卡内萨他们又等了一天一夜。这次来了三个骑马的人,他们不仅把面包扔给卡内萨,还有纸和笔。帕拉多写下了飞机坠毁以及坠毁后所发生的一切,把纸条系在一块石头上,然后把它扔到河对岸。

一位名叫塞尔吉奥·卡特兰的智利骑手,给卡内萨他们打了一个他已经明白了的手势。然后向西奔驰了许多英里,直到到达当地的警察局,兴奋地告诉他们坠机幸存者的惊人故事。

当安第斯空难还有幸存者存活的消息快速传遍世界时,帕拉多已经与救援队一起登上直升机,带领他们穿过云雾缭绕的群山,回到飞机坠毁的地方,他的朋友们仍然在绝望地等待。

天气再次变得糟糕,以至于需要在不同的日子分成两个批次来拯救幸存者,但到1972年2月23日结束时,13名幸存者全部获救。

获救的幸存者因体温过低和各种受伤而在医院接受治疗,并且都活着向世界讲述了他们伟大的故事。后来,三位小分队成员又回到当年所攀登的西部山峰,并建造了坠机地点纪念碑。

多年后,卡内萨出版了一本关于他那时经历的书,现在的他已经是家乡乌拉圭备受尊敬的儿科心脏病专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