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难坠入雪山16人靠吃同伴尸体苦撑72天获救究竟发生了什么?

海拔4000米的雪山,零下30多度的气温,没有御寒衣物、没有食物、空气稀薄。置身于这样的极端环境之中,你认为自己能够生存几天呢?

想必很多人一两天都坚持不过去吧。可在50年前的安第斯山脉中,却有16个人成功支撑了72天之久,最终奇迹般的生还。这场人类史上的求生壮举,被称为“安第斯奇迹”。只不过,奇迹背后的真相,却令人心惊胆寒。

1972年10月12日,乌拉圭最大的卡拉斯科国际机场内,乌拉圭空军571号航班平缓升空,准备飞往智利的首都圣地亚哥。

该航班是乌拉圭业余橄榄球队“基督教徒俱乐部”的私人包机,他们正要去智利参加一场友谊赛。飞机上共搭载着30个教练、队员,10位家属和5名机组成员,共45人。第一次乘坐包机让大家显得异常兴奋,每个人都期待着痛痛快快打完比赛后,可以和家人、队友来一场美好的旅行。然而,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趟航班的终点竟不是智利,而是地狱。

13日下午,571号航班直直撞向了安第斯山脉一座不知名山峰。飞机从山顶擦过,机尾直接被割断、撕裂,机身则在雪地里疯狂滑行700多米,最终撞上岩石才停下来。这期间,有5人被甩出机舱、尸骨无存,7人在猛烈撞击中丧生,全机45人中只有33人逃过一劫。

12日,飞机刚刚飞至安第斯山脉附近时,原本万里无云的明媚天气却急转直下。一时间,狂风骤起,暴雨倾盆。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费拉达斯不得不将飞机紧急迫降在阿根廷门多萨的机场,计划稍事休息,等暴风雨过去后再起飞。

可一天一夜过去了,直到次日下午2点,天空依然没有彻底放晴。虽说暴风雨已经过去,但天气还是阴沉沉的,颇有种乌云蔽日的末日大片观感,总之就是不适合起飞。

然而,在很多航班纷纷选择延误的情况下,费拉达斯却拍拍胸脯表示,可以起飞。他声称自己经验丰富、技术娴熟,有29次飞越安第斯山脉的经历,这种天气完全不在话下。而此时,橄榄球队的成员们本就因为担心再等下去会错过比赛,而显得焦躁不安。所以在听到费拉达斯的保证后,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登上了飞机。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后续的发展显然证明,费拉达斯并没有他口中的那么厉害。并且,就算他真的是个王牌飞行员,在有更佳选择的情况下,都不应该抱有侥幸心理。

由于门多萨省位于阿根廷西部中央的位置,与圣地亚哥的距离非常近。所以当571号航班重新起飞,抬升至5500米高空后没多久,就需要逐渐下降、准备降落了。然而此时,飞机四周却泛起了浓浓大雾,雾气大得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要知道,上世纪70年代,导航技术、航空定位等系统还不够完善。再加上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费拉达斯根本就判断不出下面是山还是平地。通常来说,在这种模糊不明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要么继续往前飞,要么原地盘旋等待雾气散去。可费拉达斯却依据自己所谓的过往经验,判断飞机已经飞过了安第斯山脉,直接启动了下降程序。可事实呢?飞机其实还处于群山之中。

陡然下滑的高度,使得巨大气流将飞机冲撞得颠簸晃荡。等费拉达斯好不容易把机身平稳下来时,一座巨大的雪山就赫然映入他的眼帘。一瞬间,费拉达斯全身汗毛竖立,他急忙拉动操纵杆,试图拉升飞机高度。只可惜距离太近、为时已晚,飞机重重撞向一座山峰,机毁人亡。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33名幸存者全都被吓懵了。恐惧、难过、无措,和劫后余生的庆幸,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缠绕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最终,还是橄榄球队的队长、年仅22岁的马塞洛率先反应过来。他组织大家把遇难者的遗体放置到一起,然后利用飞机残骸搭建起一个简易的避难所,并在尽可能搜寻食物和衣服。与此同时,马塞洛还不断地安抚着幸存者们的情绪,鼓励大家说救援队一定很快就会来。

然而,一晃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救援队却迟迟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个晴天霹雳。事实上,在搜寻物资的时候,幸存者们就在飞机找到了一个小型收音机,虽然信号不佳,但其断断续续还是能收到到一些频道。

就在10月23日,也就是空难发生后的第10天,大家终于收听到了关于“乌拉圭空军571号航班空难”的相关报道。收音机里一个冰冷的声音说:“经过10天的搜救,没有发现任何生命特征,我们决定暂停搜救工作,等到夏季再重启”。

原来,空难发生后不到一个小时,智利航空方面就确定了571号航班失联的情况,并紧急派出4架飞机沿途寻找。随后,智利、乌拉圭、阿根廷三国又联合组建了救援队,着重搜寻了安第斯山脉。

可要知道,安第斯山脉是全世界最长的山脉,其由北向南绵延了8900多千米,平均海拔达3660米,其中最高峰阿空加瓜山海拔足足高达6962米。很显然,要想在终年积雪的安第斯山脉的无尽群山之中,寻找一架白色飞机残骸,无疑等同于大海捞针。

毫无意外的,在10天的搜救过程中,救援队一无所获。然后,政府就做出了“放弃救援”这个惊世骇俗的决定。理由是,考虑到飞机坠毁时的猛烈撞击、极度酷寒的恶劣天气,以及过去空难事故中的超低生还率,政府认为571号航班的人员应该已经全部遇难。大概意思就是,相比起浪费资源、做无效的救援,不如等到夏天冰雪有所融化后,再去寻找遇难者的遗骸。

是的,你没有看错。3个国家只派出了11架飞机,潦潦草草在空中盘旋了短短10天,一场涉及45条人命的空难救援行动便终止了。这真的是何其可笑,又何其残酷。

作为对比,2014年3月8日失联的马航MH370号班机,针对其的搜寻行动却持续至今。马航MH370失联的第一年里,25个国家派出了65架飞机、95艘舰船参与搜救。仅中国政府就动用了21颗卫星、2500多人次等大量资源。

虽说571号航班无论是人员数量,还是舆论热度,都远远比不过马航MH370,但仅仅搜寻10天就放弃,实在敷衍得令人发指。

就连后来,幸存者们都回忆表示。他们用口红在机身上画出了大大的“SOS”,还用行李箱等物品在雪地上摆出了“SOS”的造型。空难发生后的前几天,他们曾多次看见救援飞机从头顶飞过,可飞机飞得那么快,救援人员迟迟没有来。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都猜到了。被誉为“安第斯奇迹”的16名幸存者,他们的劫后余生并非是政府和救援队的功劳,而是自己搏出的一条生路。

时间跳转到1972年12月20日,安第斯山脉的一处河谷地带。一名骑马的当地人在牧羊时,远远看见河对岸有人影在晃荡。他好奇的过河查探,就发现了3个奄奄一息的年轻男人。牧羊人将他们救回家、报了警,这才知道,他们竟然是“571号航班空难事故”中的3名幸存者——帕拉多、卡内萨和维任廷。

同月23日,在两人的带领之下,救援队终于抵达了飞机坠毁的那处不知名山峰,救出了剩余13名幸存者。而此时距离空难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72天。

16名空难幸存者,在海拔4000米、零下30多度的雪山之上,艰难求生72天最终获救。此消息一经传开,瞬间引发了全球轰动。这个比《鲁宾逊漂流记》更刺激、更传奇的真实故事,引起了全民热议,媒体将其奉为“安第斯奇迹”。

然而没过多久,“安第斯奇迹”的舆论竟陡然发生了180度大反转。原本的鲜花和掌声,被唾骂、批判所取代;被奉为南美洲励志标杆的16名幸存者,更是被印上了“食人魔”的标签。

1974年时,英国作家皮尔斯·保罗·里德在采访“安第斯空难”幸存者及他们的家人后,出版了一部纪实文学作品《活着:安第斯山脉幸存者的故事》。该书中,帕拉多详细回忆了幸存者们的一场“恐怖仪式”。

那是在10月23日傍晚,也就是他们从收音机里听到政府放弃救援的那一天。仅剩的27名幸存者聚集到一起,大家组成一个圆圈,把手搁在一起并立下誓言——“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吃掉我”。

很显然,最终活下来的16名幸存者,包括部分遇难者,都是靠着食用死去同伴的尸体撑下来的。此消息一经传出,瞬间引发了更强烈的舆论轰动,大量民众一涌而上,斥责他们无三观、无底线、无道德,谴责他们为了苟活,竟做出吃人肉这等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之事。

当然,也有人坚持在为幸存者们鸣不平。因为那72天地狱般的求生,真的是超越人类极限的艰难,无论是身体层面,还是心理层面。

事实上,无论置身于何种困境之中,想要求生都必须满足三个基本条件:水、食物和保暖。这水,雪山上遍地都是,渴了直接塞一把雪就行。

至于保暖。空难发生之后,橄榄球队的队长马塞洛主动站出来,担任起了领导者的角色。他让幸存者们都钻进飞机残骸内,并用座椅外皮等物件堵住所有通风口、破损处,由此搭建起了一个狭小的简易避难所。

尽管这个操作相比起极端酷寒的环境,简直不值一提,但在抵挡住风雪后,大家报团取暖还是能够勉强支撑下去。而在整个求生过程中,除了避难所搭好前冻死的6名遇难者外,再没有人是死于严寒了。

最关键的就是食物问题。由于从乌拉圭到圣地亚哥只是一趟短途飞行,全程大约只需两个半小时,所以571号航班上根本没有准备什么食物。大家把残骸、行李翻了个底朝天,最终只找到了8根巧克力棒、3罐果酱、一罐杏仁、几瓶酒和少许糖果、枣子等东西。这放在日常生活中,或许都不够一个人一天的饭量。

27名幸存者各种节省,恨不得一颗糖果舔上一整天,可食物还是在一个星期后就吃光了。走投无路之下,大家只能靠咀嚼座椅上的棉花和皮革,勉强果腹。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饿得精疲力尽、奄奄一息,完全是靠着意志在支撑。

直到第10天,随着救援的希望彻底破灭,幸存者们的情绪也宣告崩溃。被政府放弃的残酷事实,进一步激发了众人求生的欲望,他们想要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就这样,在极度饥饿,连棉花、皮革都被啃食殆尽的绝境之中,他们将双手伸向了死去同伴的尸体。

“靠吃人肉活下来,是我一生当中最痛苦的经历,我问自己这样做是否值得,答案是值得。这样做是为了活着的人继续生存,如果当时地上的是我的尸体,我也希望我的同伴做同样的事情。”

这是幸存者卡内萨写在回忆录中的一段话。尽管吃同伴的尸体,让他的良心痛苦不安,让他遭受了一辈子的道德谴责。但在生命和道德的两难抉择面前,他、他们都选择了生命。毕竟,死撑着无一生还,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壮举。

当时间来到11月中旬,距离空难发生1个月后,幸存者的人数已经从27人再度缩减到了最终的16人。

又半个月后,随着12月份的到来,南半球终于迎来了夏季,也就是救援队重启搜救的时间。16名幸存者重新振奋起来,一个个仰着头看向天空,期盼着救援飞机的踪迹。可结果一目了然,政府的那句“夏天重启救援”不过只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借口。

都说“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对政府彻底失望的幸存者们决定,比起原地等死,不如试着为自己搏一条生路。大家推选出了帕拉多、卡内萨和维任廷3名没有受伤、体格健壮的年轻小伙,并分给他们大部分食物和衣物,让3人尝试翻过西边的山峰,去主动寻找救援。

要知道,这起空难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机长费拉达斯提前下降了飞机高度。这就意味着,飞机坠毁的地点距离目的地圣地亚哥并不远。相应的,只要往西边走,找到智利的山区原住民只是时间问题。

最终结果证明,他们赌对了。12月12日,帕拉多、卡内萨和维任廷正式动身。他们花了8天时间才翻过雪山,一路走到河谷,然后遇到了那名牧羊人。获救之后,饥寒交迫、疲劳过度的两人一度命悬一线。尽管救援队劝说他们好好休息,但他们还是坚持亲自带队,折返雪山救出了13名同伴。

回顾这场被称为“安第斯奇迹”的绝境求生,16名幸存者之所以被迫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坚持72天,之所以会“残忍”的吃掉同伴的尸体,不负责任的政府、敷衍了事的救援队,乃至于自负犯错的费拉达斯,都应该对此负一定责任。

但那些听风就是雨的“键盘侠”,却齐齐将矛头对准幸存者们,咒骂他们是没有人性的食人狂魔。而对此,幸存者们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哭诉那72天的恐怖遭遇,因为对于吃掉同伴的尸体,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痛苦百倍千倍。

我们无法想象,那72天的时间里,16名幸存者经历了怎样的痛苦煎熬。也无法体会,他们在后半生中承受着怎样的自责与谴责。总之,自获救那天起,每年12月22日,他们都会聚在一起,为死去的同伴祈祷。帕拉多更是11次重回到安第斯山脉坠机点,向命丧于此的母亲、妹妹和同伴献上鲜花。

大家对于幸存者吃同伴尸体的行为有何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也不要忘记点赞关注一下,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下期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